体内的湿气要怎样祛除呢?

中医学素有“湿气为万恶之邪”之说,现代人的生活水平与日俱增,整天大鱼大肉,却又缺少运动,随之而来的湿气,便成了很多人的通病。体内湿气重,身体经常出现多种异常,那也是常有的事情。体内的湿气要怎样祛除呢?今且分享朱丹溪祛湿的方药,一定要仔细看哟~

1
化湿温阳兼以开窍
浊主湿热,有痰、有虚。赤属血,白属气。

萆薢分清饮:治真元不足,下焦虚寒,小便白浊,频数无度,漩白如油,光彩不定,漩脚澄下,凝如膏糊。

——《丹溪心法·赤白浊》

丹溪认为,湿之为邪,其治自当化湿,化湿必当配伍温阳,温阳有利于助阳化湿。若在温阳之际,再配伍开窍,则治疗效果更好。其代表方剂是萆薢分清饮,主治病症是湿气留结、阳气被遏、寒气内生、浊气下注证。病小便频数,白如米泔,凝如膏脂,舌淡苔白,脉沉弱。方药配伍特点,一是因其病机为湿,其治以萆薢利湿化浊,使湿从下而去;但治湿必当温阳,益智仁温阳化湿,缩小便,止小便频数;温阳之中伍以散寒,则更有利于温阳化湿,以乌药增强益智仁温阳散寒,气化水液。二是温阳之中可气化水湿,若能伍以开窍,则能明显增强温阳之中使湿邪尽从下窍而出。伍以石菖蒲开窍泄浊,使湿浊得去,此为治湿浊之要药;并以食盐为引,使方药入肾而温阳化湿。可见,方药配伍在化湿中必当伍以温阳,温阳之中必当伍以开窍。诸药相伍为用,则肾阳得温,下窍得通而湿浊得去。正如仲景所言:“病痰饮者,当以温药和之。”

2
清热燥湿必配苦温
二妙散:治筋骨疼痛因湿热者,有气加气药,血虚者加补药,痛甚者加生姜汁,热辣服之。

黄柏炒,苍术米泔浸炒。

上二味为末,沸汤入姜汁调服。二物皆有雄壮之气,表实气实者,加酒少许佐之。若痰带热者,先以舟车丸,或导水丸、神芎丸下伐,后以趁痛散服之。

——《丹溪心法·痛风》

二妙散:治筋骨疼痛因湿者。

黄柏炒,苍术米泔浸炒。

上为末,沸汤入姜汁调服。二味皆雄壮之气,表实气实者加酒少许佐之。有气加气药,血虚加补血药,痛甚者加生姜汁热服之。

——《丹溪纂要·痛风》

湿留不去,久而化热,以成湿热。或热郁久而不散,扰乱气机而湿生。湿热为邪,善于下行下注。清热燥湿必伍苦温,代表方剂如二妙散。其主治湿热浸淫经脉,流注肌肉,客于阴部,留注带脉的病症。病以湿热带下色黄,阴部潮湿成湿疮,足膝红肿疼痛,筋骨酸痛灼热,小便黄赤,舌红苔黄或腻,脉滑等。方中黄柏寒以清热,苦以燥湿,长于祛除下焦湿热。治湿热,法当用苦寒,但因湿邪的特殊性,治热用寒而不利于祛湿。因此最佳方案是苦温。苦温之品,温有利于气机通畅,苦有利于燥湿。此治湿热必伍以苦温,使寒清热而不益湿,故以苍术苦温燥湿醒脾,使脾运化水湿,以绝湿邪变生之源。方药相互配伍,寒借温通,湿借温化,清而不凝,以建其功。正如《医方考》所说:“此方用苍术以燥湿,黄柏以祛热,又黄柏有从治之妙,苍术有健脾之功,一正一奇,奇正之道也。”

3
解郁理血必兼燥湿
气血冲和,百病不生;一有怫郁,诸病生焉。火郁发之,当看何经。经曰:木郁达之,谓吐之令条达也。曰火郁发之,谓汗之令疏散也。曰土郁夺之,谓下之令无壅滞也。曰金郁泄之,谓渗泄、解表、利小便也。曰水郁折之,谓抑之制其冲逆也。此治郁大法,惟诸火所属不同,故曰看何经。

——《丹溪纂要·郁》

气血冲和,万病不生,一有怫郁,诸病生焉。人身万病皆生于郁,苍术、抚芎,总解诸郁,随证加入诸药。凡郁皆在上焦,以苍术、抚芎开提其气以升之,如食在气上,提其气,气升则食自降。余仿此。

——《丹溪治法心要·郁》

阴津由水液所化,且以气化为始,倘若人体气机失和而及血,气郁而不化津水,则易变生湿痰,湿痰内生又壅滞气血,以此来加重痰湿的病理病症。《丹溪心法》云:“气血冲和,万病不生,一有怫郁,诸病生焉。”并认为气郁及血,则易于生湿蕴痰,更可变生火郁、食郁等病理特点,进而演化为脾胃气血郁滞、痰湿内蕴证。燥湿与解郁理血的代表方剂是越鞠丸,其主治病症是气血郁滞为主的湿、痰、火、食的病理,病以胃脘胀痛、胸膈痞满、嗳气吞酸、恶心呕吐、饮食不消、苔腻脉弦为特征。方中以香附行气解郁;川芎理血行气;因气血郁滞易于生痰,故必伍以燥湿之品,苍术苦温燥湿,使湿不得壅滞气血,以助解郁;栀子苦寒燥湿,泻火;消食能治湿,故以神曲消食。方中诸药相互为用,则气血调和,气能化湿,湿去则痰除。




4
消食祛湿兼以清热
伤食必恶食,气口脉必紧盛,胸膈必痞塞。亦有头疼发热者,但身不痛。恶食者,胸中有物。宜导痰运脾,用二陈汤加白术、山楂、川芎、苍术服之。闻食气即呕,二陈汤加砂仁一钱、青皮五分服之。

保和丸:治食积,脾胃虚者,以补药下之。山楂取肉二两蒸,神曲炒,半夏、茯苓各一两,萝卜子炒,陈皮、连翘各五钱

上为末,粥丸或以神曲为糊丸。加白术二两,名大安丸。

——《丹溪纂要·伤饮食》

胃为津液之府,脾主运化水湿,饮食积滞,脾胃气机受阻,水液不得气化而为湿痰,故饮食积滞而生热,极易引起湿、食、热的病理,而湿、食、热的病理又易加重饮食积滞。消食祛湿兼清热的代表方剂是保和丸,其主治饮食积滞、气机壅滞、湿浊内生而上逆下注的病症。病以脘腹胀满,嗳气吞酸,恶食呃吐,或大便泄泻,舌苔厚腻,脉滑等。方中山楂善消肉食油腻之积,消油腻必伍以燥湿渗湿之品,有利于脾胃气机升降,故伍以半夏燥湿醒脾健脾、茯苓渗湿和胃通降,脾健胃和则能消食;莱菔子行气、化食、泻湿以消痰食,神曲消食祛湿;食积易于生热,湿蕴易于化热,热扰气机则易加重食积,故必伍以连翘清热散结以防食积化热,为方中之要药。方中诸药相互为用,共奏消食和胃、祛湿化痰之效,如《成方必读》所说:“此为食积痰滞,内瘀脾胃,正气不虚者而设也。”

5
化痰止血必兼软坚
衄血、火升、痰盛、身热,多是血虚,四物汤加减用。戴云:咳血者,嗽出,痰内有血者是;呕血者,呕全血者是;咯血者,每咳出皆是血疙瘩;衄血者,鼻中出血也;溺血,小便出血也;下血者,大便出血也。惟有各名色分六,俱是热证,但有虚实新旧之不同。或妄言为寒者,误也。

——《丹溪心法·咳血》

肺为水道之源,水不行而为湿,湿聚而为痰,痰蕴而居肺,肝主升,肺主降,肝肺升降有序则病症不作。若肝盛而为火,火热之邪极易于上升行于肺,肺不得通调水道,于是痰邪而生,火热之邪又易于灼伤脉络,故易变生肝火犯肺咳血痰结证。化痰止血必软坚的代表方剂是咳血方。其主治肝火犯肺,咳血痰结证。方中瓜蒌仁清肺热,化肺痰,润肺以止咳。因肺中蕴痰被肝火所灼而胶结不解,故其治必当伍以海蛤粉软坚散结,清热涤痰,化痰止血,化痰之中必有软坚是药物的最佳配伍。青黛清肝肺之火热,泻肺中蕴热,栀子清热,以助青黛泻火止血;诃子收敛肺气,并能化痰止血。诸药为用,共奏清热泻火、化痰软坚散结之功。